D02蓝子呦

摸鱼,练习

以爱的名义 【现代au 年下】

屋内光线较暗,圆桌上只留了一盏灯,照亮一角。

朝日奈梓拿起一本书,半躺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,灯火映照着他的侧脸,投下阴影。他随意的看了几行文字,微微眯起眼睛,该做的事情忙完,突然闲下来,倒让他有些不知所措,看书本是为了打发时间,也让他有了些困意。

梓有些涣散的眼神,和早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思绪,都预示着他将要进入睡眠,屋内很安静,只能听见细微的呼吸声。

突然手机聆声响起,梓猛的一个激灵睁开眼,刚才的睡意一扫而空,酝酿好的睡意,突然被打断,这让梓的心情很不美丽。

梓拧起眉,接通电话,“喂!什么事,快点说。”抬手揉了揉眼角,语气带着不耐烦。

“怎么了?和我通话就让你这么讨厌,亏我对你一心一意……”

“没事的话,我先挂了”梓面无表情的想要挂断,懒得听那边人的无聊抱怨。

“等等!!!”泽野一惊,怕他真把电话挂断,忙开口:“你现在有空的话,到门口去签收一下我送你的惊喜大礼”

“惊喜大礼?”梓一脸疑惑,透过窗户,看了眼还在下雪的屋外。

“去看看你就知道是什么了’’

梓披了件外套,推开房门,按照泽野的指令走到门口,刚打开门,就见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映入眼帘,微卷的银白色发丝,被飘落的雪花轻微打湿,衣着比较单薄,双手被红色丝带紧紧缠住,绑成漂亮的蝴蝶结。

梓扫了一眼,靠上一边的门框,开口问到:“这就是你说的,惊喜大礼?”

“是啊,长的不错吧”

“嗯,长的倒是肤白貌美,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”说罢又打量起眼前的人,对方也大方的任他看,刚才没注意,发现眼前的人和他一样有双淡紫色的眼睛,和眼角下不起眼的一颗泪痣,巧合吗?

“我送你,他就是你的了’’语调含着笑意“还是说你更想要我?我是挺愿意的”慵懒的嗓音,打断梓的思绪。

“别开玩笑…了”没等他说完,电话就被挂断。

没办法,梓叹口气,转身进屋开口,“先去洗澡”继而拨通电话,吩咐道“送件衣服过来,尺码比我在大一号”又转过头交代,“一会记得开门,我先去睡了,你收拾好随便挑个房间休息吧’’。他有些洁癖,不喜欢别人穿用他的东西,快速交代好,便一脸困意的走进卧房。

椿一脸笑意,微微点了点头,看着梓把房门关好,感叹时间过得真快,小时候他们倒是见过一面,作为一个上不了台面私生子,他这个哥哥怕是早已经忘记他的存在了吧,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已经长大了,眼底的那抹淡漠和看人时的轻视倒是没变。

衣服很快送过来,椿微笑着对着中年男人有些疑惑的脸道谢,关上门,走进浴室,冲洗好身体后,围上浴巾。又走进梓的房间。

你是我的 2【兄弟.年上】

坐在车上的羽还真无比紧张,因为车的构造他和风天逸
靠的极近,他甚至清楚的感受到湿热的呼吸打在耳边,
痒痒的,只好把头转到一边,装作看风景来缓解自己的尴尬。


天灰蒙蒙的,像是要下雨,路上来往的车辆比平常要少的多,要知道以前这里堵的车根本过不去,路边人来人往,卖饭的小摊排了一排,阵阵的香气飘过来,羽还真想起他还没吃早饭,顿时觉得肚子饿的不行。
风天逸看羽还真巴巴的往卖饭小摊上瞅,心里了然。

“饿了?”

“嗯…”刚回答完羽还真又忙说“不用了,我不…饿”他还想早点到学校呢,跟风天逸多待一秒都是煎熬,只能忍忍了。


“是吗?”风天逸明显不信,可不能把他的小奶狗饿着了,一顿饭钱他还是能够请的起的,作势就要下车去。


“别别别!!!,真不饿,别去了快迟到了,走吧”

“那好吧,饿了就说。”风天逸皱了皱眉继续上路。

饿着肚子的羽还真,左瞧右瞧,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仔细一看,发现是白庭君,立马高兴的移不开眼,忙嚷嚷着要下车。

风天逸一看,刚才还挺老实的小奶狗,忽然像看到什么又不听话了。

风天逸皱眉,顺着羽还真的视线,看看有什么能让羽还真突然兴奋起来。

只看了一要,风天逸就明白了,着实觉得辣眼睛。感情情郎出现了,看着羽还真恨不得扑过去的样子,风天逸就一肚子气,下手用力按住挣扎着要下车的羽还真。


“你干什么呀!放开我”羽还真想要跳下车,却被身后人紧紧搂着,车子因为两人的动作摇晃不定。

风天逸见控制不住,把头凑近羽还真的耳垂,张嘴含住,舌尖一下一下的舔舐,果然怀里的人瞬间安静了,还是这招好用,风天逸满面春风的张嘴,在羽还真红的像要滴血的耳边,用溺死人的语气开口:“再闹,再闹我就在这办了你”

“你!你!你!你!”羽还真一时不知道,怎么表达此时的心情,立马用手推近在咫尺的脸,费力的挣脱着束缚。

看羽还真这么执着,风天逸也不在顾及颜面,伸手牢牢捆住羽还真的腰身,任他吵闹,也不撒手。
羽还真见风天逸的动作,也气不打一处来,越是这样他就越不如他意,跟风天逸叫起劲。

“羽还真给我消停点,还嫌不够丢人!”

风天逸拧起眉,看到周围渐渐围起旁观人,拿手机拍照的更是不少,觉得他这辈子的脸都丢在今天了,还是因为那个该死的白庭君,别让他看见他,要不然迟早剁了。

白庭君早就看见这边的动静,但围观的人有点多,导致他没看清里边的两人,他好奇心没那么强,并不关心这件事,去学校才最要紧,本想一走了之,却被去买早饭的易茯苓拉住,兴冲冲的说是要去看热闹,本着我是好学生的白庭君郑重的拒绝了。

“走吧走吧,过去看看,就一会”

“不行,在不去学校就迟到了,我可不想被罚站”

“没事,反正早就迟了,也不差这会,走吧~”最后在自家女友软磨硬泡中还是答应了,两人走上前,扒开人群,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,着实惊讶了一把。

羽还真在挣扎的过程中,终于发现这微妙的气氛,和越来越多的人,以及刚才才发现的白庭君,面上一红,挣扎的更厉害了,却挣不开,几近绝望的哀叹“求你放过我吧,我还只是个孩子”

“放过你?噗呲”风天逸笑了声,往人群看了一眼,笑的邪魅“你既然想玩,我当然要让你玩个够”他自然是看人群里的白庭君了,紧了紧手,自暴自弃的想,反正脸丢的也差不多了,在丢能丢到哪去,无所谓。

白苓夫妇看到两人,很想装作不认识,就这样走了,可耐不住羽还真求救的眼神,不帮忙实在说不过去。

“行了,别看了,都散了吧…”易茯苓上前,把人疏散开。风天逸终于把手从羽还真腰上放开,接着紧紧的拉住羽还真的手,推起混乱中倒在地上的自行车,跨步往前走。

羽还真一言不发,一是刚才剧烈运动累着了,二是被白庭君看到那么丢人的画面,他只想地上有个缝让他好钻进去。

你是我的 1 【兄弟.年上】

第一次写文有人鼓励真的很开心,不管有没有人看,我都不会弃坑的(^_^)




清晨的第一缕白光从窗帘的缝隙钻进,照亮屋内一角。


羽还真一夜无眠,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,床上的被单被他翻来覆去的动作弄的尽是褶皱,他从被子里抬起头,柔软的发丝掉落在眼前,遮住了视线,抬手撩到一边,又伸手去够桌上的手机,点开屏幕,刺眼的白光照射着他的眼睛,让他不得不眯起眼。


6:30 羽还真看了眼时间,一脸疲惫的爬起床,收拾好东西,背上书包,就朝楼下走,见风天逸坐在客厅,像是在专门等他似的,羽还真心里打着鼓,就怕风天逸继续昨晚的话题,他真的不擅长扯谎啊。


羽还真背过身,深吸一口气,淡定的拿出手机,一边装作看手机一边往门口走,假装没看见这里还有个人,余光却一直关注着着风天逸。


风天逸见了不禁哑然失笑,明明什么事都写在脸上。他也不戳穿,把正要逃跑的小奶狗叫住。


“昨天晚上,睡的还好?”别有深意的看着对面的人。

“啊…挺好的。”羽还真一愣,意识到是在问自己忙回答,说完便快步走出门,生怕风天逸会追上来,他讨厌和风天逸待在一起,那眼神像是把他的秘密全都看透了,看他像个傻瓜一样以为能藏住秘密。


“是吗”风天逸看到羽还真眼下淡淡的青黑,一脸的憔悴,心里有些心疼,也让他突然想到昨晚的事,一直不确定,但现在却感觉他的想法是对的。


羽还真喜欢白庭君。 但这又能怎么样,他的东西怎么会被别人抢走,他想要的东西,用尽手段也要得到。


想到这,风天逸眼神一暗,他这个弟弟还真有趣,虽然他觉得喜欢男生没什么奇怪,可那小子给他感觉挺直的,没想到他也是个弯。


“站在门口,等我一下”风天逸对着羽还真的后背开口,语气带着命令的意味。羽还真讨厌被命令,明明急着逃走,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。


风天逸走到门旁边的一片空地,推出搁在那的山地,客厅空间比较大,放辆自行车也不会占什么地方。他把车推出门,见羽还真竟真的有乖乖等他,他以为他的小奶狗会逃走呢,不得不说他看见羽还真有听他的话,站在原地,让他心情好很多。


羽还真不明白他叫他等他干什么,见风天逸推车出来走到他跟前,长腿跨上车,坐好。又看了他几眼,继而看了看车。 羽还真一脸懵逼的看着风天逸,来了一个长久的对视。边看边在心里赞叹,不愧是校草,长的就是不错,但是还是庭君哥哥更胜一筹。


风天逸也有点懵,是他的意思不够明显吗?见羽还真半天没动作,傻盯着他看,他会心一笑,微微倾身,把脸凑近,开口:看够了吗?温热的气息打在羽还真脸上,羽还真脸一红,把头转到一边。


“行了,上车吧”风天逸勾起唇,直起腰身,拍了拍前边的车杠。


“不了,我们又不是一个学校的,我自己走去就可以了”


“都快迟到了,你还往哪走?上车!”


“不要”羽还真态度坚决,跟风天逸唱起反调。


看到小奶狗这么不听话,风天逸也没了耐心,腾出一只手,猛的捏住羽还真的脸,恶狠狠的说:’’啧,我说上车,不要让我不高兴。’’


羽还真见风天逸态度转变这么快,暗自觉得自己刚才就是脑子进水了,那么好的机会可以跑,却错过了。前边还乐呵呵的,瞬间就变脸了,果然这才是他的真面目!所以说他才不想个风天逸有任何交集啊!


看来今天是躲不过了,只好皱着脸妥协,“嘶…疼…我坐我坐,快放手”一双大眼睛怨念得盯着风天逸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
听到妥协,风天逸满意的点点头,又顺手捏了两把,发出赞叹“手感不错” 还在哼哼唧唧的羽还真听叫了,脸又不争气的红了,偏身侧坐在车杠上。


风天逸见他坐好,倾身圈住身前的人,贴近羽还真的后背,轻轻嗅着他发丝,清爽的味道,脚下发力。


车子载着两个人的重量,驶向前方。

你是我的 【兄弟.年上】

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一直不敢写,但为了逸真在难也要上。欢迎提意见。(=^_^=)

夜幕降临,风天逸打开门就见女人忙进忙出的准备饭菜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“妈”风天逸脱下外衣,开口到,女人闻声看向门口见到来人。

“天逸回来了,快去洗手准备吃饭’’

“哦,今天做的什么呀,闻着挺香”忙往菜跟前凑。

风妈见了擦擦手把风天逸轻轻推到一边,带着笑意开口“别闻了,快上楼把还真叫下来”‘

“行”他应到,转身上楼。

他家是重组家庭,在他11岁的时候母亲就离婚了,他选择和母亲一起生活,随后母亲便带他融入进现在的家庭,对方是个很可靠的男人也很爱母亲,在那天起他就多了个弟弟和一个严谨的后爸。他和这个所谓的弟弟交集并不多,之后的生活又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风天逸很快便走到羽还真房前,站住,伸手想屈指叩门,不料门轻轻一推就开了,他收回手走进去,却没见人,便打量起屋内,屋里收拾的很干净,白净的墙面粘贴着一些海报,橘红的暖光布满整个卧室,微暗却让人感觉很舒服,窗户敞开,夏日的微风吹动银白的窗帘。

忽然,目光一扫,见离他不远处桌上放着一部手机,室内光线比较暗,要不是因为手机屏幕发亮他也不会注意到。

羽还真的手机?他伸手拿过,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查看,没一丝偷看别人隐私的心虚。

正想点开,突然楼下传来催促声,喊到“天逸怎么这么慢,快下来”

“啧,知道了”他忙应到,看了眼屏幕“只好一会在看了”便拿着手机下楼,刚到楼梯口就见风妈站在门口,看到他开口“你爸刚才来电话今晚加班,我去给他送文件,你和还真先吃”说完就走了,偌大的空间。

“哦”他突然觉得有点寂寞了。

羽还洗完澡经过客厅,见他不常回家的哥哥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看了看四周觉得少了点什么,对了,风妈呢?便疑惑的朝低头看手机的人开口“妈呢?”

“给爸送文件去了”从始至终头都没抬一下,看不清神色。

本来没什么好在意的,却瞥到风天逸手里拿着的手机和自己的挺像,银白色的外壳,想去问又害怕看错尴尬,毕竟手机都长的差不多,他也不想和风天逸过多接触。

便赶紧转身,准备上楼看看桌上的手机在不在,上天保佑千万不是风天逸拿了。

毕竟手机里还有他的秘密,他可不希望被别人看到,毕竟一个男生的手机里有许多另一个男生的照片有一些奇怪吧,吃饭时、趴着睡着时、打球时………记录着那个人每天的生活,这种只能埋在心里的爱恋自己都觉得很变态呢。有什么办法,我…喜欢他啊。

可是刚转身,就听见身后来电铃声,旋律异常熟悉,难道!!!羽还真转过头果然看到风天逸拿着自己手机,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己,他赶紧夺过手机,正想接,对方却挂了,羽还真组织好语言,转过身去质问罪魁祸首。

“你拿我手机干什么?”

“关心弟弟的日常生活,不可以吗?”

以前怎么没见你关心,这跟你偷拿我手机有什么关系!!!“算了,下不为例,请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”羽还真皱起眉,瞪圆眼睛盯着风天逸。水蓝的眸子像是雨后的天空,清澈无比,白皙的皮肤微微泛红,肉嘟嘟的脸颊微微鼓起。这在风天逸眼里异常可爱?

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长的还不错呢,想着风天逸勾起唇,一脸笑意看着羽还真。

“好,不会拿了”

得到保证,羽还真点点头,转身就要走,却被身后站起的人一手拉住,搭上肩膀,羽还真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跳,忙要挣开,耳边的话又让他怔住了。

风天逸贴着耳朵,轻声说:别急着走啊。对了,随后像想起什么似的,开口“你手机里怎么有那么多白庭君的照 片 ”语调特别把白庭君三个字加重,带着戏谑。

羽还真害怕了,一脸惊慌失措,生怕藏秘密被别人知道,语无伦次的解释“那…那个不是…”

“嗯?不是什么?”风天逸好心情的欣赏着羽还真的表情,委屈的脸,像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小奶狗。

羽还真被逼急了,推开风天逸跑上了楼,回到房间扑上床,怎么办,被发现了吗’’